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安雷安』简单记述 ↑

X.初写,OOC慎
不对的地方欢迎指出我会努力改正的。
XX.学院设吧……大概
高中生设定

愿食用愉快



雷狮不止一次的说过,他讨厌这令人发闷的阴天。
夏季的天气就像是艾比的喜好一样,说变就变。阴雨天,就别指望看到一点阳光了。
在海上航行的话,这就是除了暴雨以为最令人忌讳的天气。

“大哥……大哥……”
卡米尔转过来拿笔戳着雷狮的胳膊,看着窗外的人又不知不觉的发呆到了星辰大海。
“有新学生来了。”

『如果是个女孩儿,我就吹个口哨给她听』
在转过头之前,雷狮这么想。
真可惜,是个男生。
但是长相的确是女孩们的爱好。
“新来的,长得不错。”
雷狮的声音比女孩的谈论声大多了,但肯定比上课铃要小。
就是那种,正好能传到安迷修耳朵里的声音。
“啊,还真是谢谢你的称赞。”
少年的笑容在一些人眼中就是六月的风,温和到让人沉迷了。
可雷狮就是觉得,那张笑脸——
比寒冷冬季的西伯利亚还要让人发起恶寒。

今后安迷修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有多讨厌那个带着头巾的恶劣家伙。
就像他讨厌阴雨天一样。
由此可见,厌恶之深。
————————————————————
他们第一次单独谈话也是在个阴雨天。
那天的雨下的格外的大,一楼大厅的地板被溅上了不少雨水。所有放在门口的公共雨伞都突然成了钻石,人人都争抢着。

“啊啊,骑士大人还是履行着……什么精神来着?”
雷狮靠在大厅的墙壁上,白灰蹭的黑校服显得滑稽。
“说实在的安迷修,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真正的傻子。”
他把制服脱下来,看着后背上一片白色皱了下眉,随手把校服扔到了早就空了的雨伞架上。
“你比佩利还傻,相信我。”

安迷修仅是坐在通着二楼的楼梯上。
他没法反驳雷狮,即使那是他一直坚守的骑士道,而且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如果不是他把最后一把雨伞抢来给了莱娜。
雷狮现在可不会还在大厅里吹风。
“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像个海盗一样乘风破浪。”
安迷修摆出个没有多少诚意的笑容。
“我是说,在雨里跑回去。”
就好像在说这话时,那栋离他们三栋楼远的男生宿舍正向他们招手一样。

“你果然是个傻子啊。”
他们都看见了,莱娜把那本雷狮自认为属于自己的雨伞给了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生物老师。
『女孩儿都喜欢长着狐狸耳朵的老师吗?』

最后他们是淋着雨回去的。
隔了两个墙的两间宿舍都回去了只落汤鸡。
如果有把雨伞,雷狮就会说“骑士大人还有这种雨中漫步的爱好啊”。
安迷修就是确定他会这么说。

回去的时候安迷修把自己的外套给了雷狮。而雷狮丝毫不客气的就接下了。
尽管安迷修脱下去之后,也仅是只有一件衬衫。
雷狮把那件制服扔到雨伞架上之后,他身上就只有一件单薄的可怜的衬衫了。
『淋了雨什么都能看清了』
安迷修不得不说,他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看着雷狮的。
回去的路上,安迷修的视线完全不像他的骑士主义。一直在不该停留的地方。
『这家伙身材真好』

“喂喂……”
雷狮停下来敲了下安迷修的头。
“骑士大人,你现在就像个变态似的。”
这该死的春天,不该复苏的可都醒过来了。

第二天,安迷修就感冒了。
新来的总是会显得孤单点,最起码在这儿,安迷修还没几个朋友。
“骑士大人终于能有机会意识到自己不是万能的了。”

“这算是你在关心人吗?”
安迷修把纸巾放在桌子的另一边,然后看着雷狮顺理成章的坐到了桌子上。

“当然不算。”
————————————————————
他们第一次间接亲吻,那是个连风都出奇的温和的冬季夜晚。
说是亲吻,只不过是一根烟。
没有乌云,也没有雪花。夜晚就像是死去的万物一般沉寂。
安迷修不喜欢这样的夜,但又总是在这样的季节与夜晚相约。

“骑士大人今天不打算做好学生吗?”
安迷修宿舍的灯永远亮到半夜。就好像一定要做最后一盏熄灭的灯。

“屋里太闷。”
没有太多的话。
他靠着天台的栏杆,冬季的衣服厚实的让他有『即使就这样摔下去也不会有事』的想法。

“你再来根烟,那就更符合现在的情景了。”
说着这话,雷狮拿出了盒香烟。没有礼貌性的给对方,动作流畅的抽出一根叼在了嘴里。
风再温和,也是冷的。烟气好像当自己有火炉撑腰,飘得很高。

“你明天会被教导主任叫过去。”
安迷修被一些人称为,不解风情。
“如果那样,你就可以确定是我举报的。”

“你就不能做点让人开心的事吗?”
雷狮把走进到他身边,把烟都吐到了安迷修的脸上。这恶劣的行为果不其然的让对方咳嗽起来。
“那帮女孩儿也不喜欢你做的那些傻事。”
对方的表情像是被人戳到痛处了,很让雷狮享受。

“咳咳……”
安迷修摆摆手把烟雾拍散,混合物质燃烧后的气味让身体不由自主的做出反应。
“把烟掐了。”

“试试?”
雷狮把烟递到了安迷修嘴边。
然后他就看着安迷修出乎自己预料的吸了一口香烟。
“没想到啊。”

第一朵雪花下来的时候,安迷修刚好把烟吐出来。像是为了炫耀一样的,特地吐出来两个眼圈。恰好把雪花兜在了圆里。
“初中学的,不总抽了。”

“诶你说,算不算是你跟我接吻了?”
雷狮脸上嘲笑的意味很浓,又像是有点挑衅。

“你性格真的很恶劣。”
安迷修可以确定,他绝不是在污蔑他。

——tbc

X.就是写点试试正不正,
如果没太ooc我就接着写了
ooc的话还是不要那么多好,污染。

XX.感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