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安雷安』简单记述 →2

X.人生总要迈出这一步,如果我不会摔进沟里就太好了
XX.两个都很渣,不介意上篇戳↓
http://woxihuanmikulioua.lofter.com/post/1df2ede7_1030c7bc
XXX.依旧是OOC
祝食用愉快


他们第一次表白,是在夏天的雨天里。
那天雨到来之前,风很清爽,但天有些沉闷。

“云都聚在一起商量着如何远航。”
卡米尔这么说着,帽沿又压低了些。他的脑中,或许有着星辰大海般的浪漫。

“最后他们都选择落下来在泥土上……”
好像雷狮和他弟弟在一起时,也总能有种浪漫的温柔。
“深入到世界另一端,继续远航。”
如果,如果他们是在汪洋大海上的船支上,又或者是雨中街角的咖啡厅中说这段话,那一定很美。

“与其在这里抒发你的情感,不如先把数学作业交上来。”
安迷修坐在雷狮右侧,一直听着他和卡米尔的对话。如果他们不是在一个夏季闷热的教室里说这些,那就很好了。
“老师已经第四次警告我务必收上你的作业。”

“啊啊,学委大人真是辛苦了。”
雷狮的样子就好像哪个和所有人都关系不错的乖孩子在那从心里佩服安迷修一样。
说雷狮会学乖,那比卡米尔会学坏更让人不敢相信。

晚上下课的时候,雨还在下。
就像是往常一般,公共雨伞总是很快就被透支光了。
“一起?”
安迷修拿着把蓝色的折叠伞,看着又因为没有雨伞留在大厅的雷狮。

“想邀请我和你打一把伞吗,骑士大人是想暗示什么吗?”
雷狮那张笑脸现在在人们眼里,一定是欠揍极了的。

安迷修把身后的另外一把折叠伞拿出来扔给雷狮。没有任何预兆的雨伞就这样分了出去,在一个比彩虹弯的多的抛物线之后准确的落在了雷狮手里。
或者说,安迷修瞄准的的确是头。但被接住了。
“我带了两把。”

“你说我们上高二是为了什么,现在宿舍离的更原远了。”
被雷狮踢起的石头穿过了密密麻麻的雨滴,在水坑里砸出了渐渐重叠的圆圈。
“不过说回来,你今天没把雨伞给女孩儿,我可真是太意外了。”
雷狮说着往校门口走去。宿舍楼离他们越来越远,但那也不是他的目的地。

“你去哪?”
安迷修在分叉口停下,看着黄色雨伞越来越远。

“酒吧,公园,或者是地下赌场。”
雷狮转过身,开始着手收伞。
“去个你想去的地方。”
就像是满怀诱惑的话语,像是引诱什么伟大人物走向深渊的话。随着没被系紧的雨伞扔到了安迷修怀里。
雨伞上的水还在向下坠,缀的他的白衬衫染上了雨水。
————————————————————
出乎雷狮预料的,又在他预料之内的。
安迷修来与不来都是他无法确定的。
可他跟上了。
黄色的雨伞被收起来了,可他衬衣上的水可没那么容易被收起来。
雷狮耍帅一样的动作换来的是满身的雨滴。安迷修索性就不再给他雨伞,也没有把伞偏过来罩住他一点。
“你每天都出去?”
街上的灯是学校里没有的颜色。
更加富有生命,更加奢华美丽,又更加令人沉迷。

“如果你不写那么枯燥的东西,你就能看到夜有多长。”
他的语气就像个久经人世的老人,好像说出的就是这群年轻人不懂得的真理。

“如果你能把那些枯燥的东西写完。”
安迷修学着小孩儿把雨伞转了个圈。由于惯性飞出去的水都混着落下的雨滴落在雷狮身上。
如果不是脸上这几滴的方向不对,雷狮或许都感觉不到。
“我打赌你能看见期末排榜上将是另一番景象。”
安迷修的意思是,雷狮上个聪明人。
在学委眼里,雷狮只要稍稍学习一下,就能轻松打进年组前几。这一定能让那群排前的高傲家伙吓一跳。

“带你出来真是让我后悔。”

他们最后的目的地是家酒吧。
是家冷清的连歌曲都有四个回声的地方。
人少的可怜,可驻唱歌手还是在卖力的唱着,不禁让安迷修佩服。
雷狮自顾自的走到了吧台,故意的就像是遗忘了初来的安迷修。
安迷修站在门口,看着吧台上调酒的小哥和雷狮谈笑风生,又看着昏暗的灯光不停闪烁。
这是个没有他的世界。

“嘿,骑士大人你是怕了吗?”
雷狮在喝完半杯浓度不大的鸡尾酒之后才看向安迷修。就像他预料的,古板的家伙还在门口站着。
“在这儿可没人会招呼你进来。”
他挥了下手,示意门口的人快点进来。
『他这样子太傻了』
『就像个第一次出门的小孩』

“这儿可……”
安迷修走到雷狮身边,头顶一直灭着的一盏灯又出奇的亮了两下。
“就是……有点萧条。”
看着雷狮像个常客一样摆弄着吧台的饰品,看起来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安迷修想了想还是坐在了他身边,用略带歉意的微笑着拒绝了面容和善的侍应生。

那天晚上没有人喝醉。
出来时雨已经停了很久,但地面还是潮湿的带着雨水的味道。
安迷修拿着两把伞,两个人身上都有还没干的水渍。

哪怕萧条,酒吧也要比学校诱人的多。
可灯红酒绿也没让安迷修有太多的动心。
『但那家伙』
回去的路上,天刚黑,还能清楚的看见被染黑了的本来白色的云。
『那样子』
安迷修和雷狮还是一前一后,前面的家伙拿着刚刚在路边买的小吃给宿舍的人,就好像是他们的老大一样。

“还不错。”
心里的话被说出来了,这让前面的人回头看了下。

“怎么,骑士大人又看中了哪位小姐了吗?”
说着又装作认真的样子环顾四周,好像能在安静的好像灯光都能出声的街道上,找到什么可爱的小姐一样。

安迷修刚刚想到的不是回来时走过的繁华街道,也不是路边飘雪的小吃。
『他刚刚的样子』
你无法否认,雷狮有副好皮囊。美好到哪怕他的性格恶劣到极点你也会不由自主喜欢的,那般美好。
『淡蓝色的酒精从嘴角一直延伸到了衣领』
那时那盏刚刚亮起来的灯又灭了。
『昏黄的灯光下,半眯的双眼』
而雷狮头顶的灯还正好亮着,又恰巧照的他异常的好看。

或许,连夏季的风也带着春天没飘走的情欲。
安迷修会在这样的夜晚觉得,雷狮的举动是多么诱惑。
比他的任何一句言语都让人沉迷。
————————————————————
“我说,你还不错。”
安迷修拍了下雷狮的肩膀,走到了他前面。
“那样子,蛮让人喜欢。”

雷狮停在原地,看着安迷修有点生硬的步伐,甚至都顺拐了。
“我能理解是在表白吗。”
雷狮笑的还是那样子,让人没法生气,却又丝毫不会开心。不知道别人如何,可对于安迷修来说就是这般模样了。
“那你也不错。”
就像句玩笑话一样说了出来。
或许这真是句玩笑,又或许是真的好感。

谁也不知道。
但思绪把它默认为了表白。
——tbc

X.就,要中考了
姑且是有一点算一点了
XX.感谢看到这里的人,真的十分感谢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