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骤雨

<白七



主APH#火影 #Aotu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
综上产的不是粮只吃

不常写文,因为渣。

感谢去看的人。真的,非常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没有驾驭文字的能力
也不靠感情。

但是依旧希望能让文字有感情。

『雷卡』导航

OOC预警
前排艾特老家伙
@食你家肉的月
P.是一百fo的点文
给画手太太的。爱您。
是小甜饼,不过我想太OOC了可能是颗过期糖。
X.就应该基本没什么太大改动
XX.希望能食用愉快

卡米尔觉得,活着的感觉十分美好。
不是单纯的吸进氧气又呼出些什么。他向往的是一个能享受世界的生命。
但在此之前,他还从未十分认真的对待过自己的生命。
他自认为不是个胆小鬼,最起码他在这样的国度中以如此尴尬的身份活着,而不会感到压抑与不适。
他曾想过,自己的母亲可能是位伟大的骑士,才会使得他有如此勇敢和高贵的品格。
可是卡米尔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母亲或许只是个普通人。因为没有一个人需要过她。
『就像没有人需要过我一样』

背负着那尴尬的身份,他能做的仅仅是压低再压低自己的帽沿,以此为自己换来一份安全感。
因此卡米尔很少能安然入睡。
就像他一样,连他的梦都是安静的。
像是漫无目的的星空,可那星辰大海又总是用星与光遮掩住自己吞噬一切都口。
就像只灾兽一样。
他的梦里没有别人,也没有花和草木。他的梦里甚至没有他自己,就好像永远是那在真正星辰里游荡着的大海。
————————————————————
小家伙第一次遇见雷狮是在一片树荫下。
那年的雷狮才12。
初夏的天气正变得闷热起来,可孩子们却爱极了这种日子。
皇族的孩子们在花园里结伴,让一旁的佣人来说,就一定会告诉王『那真是充满活力与喜悦的画面呀!』
可卡米尔就是不在那画面里。他总是静静的坐在树荫底下,捧着本书就可以坐上一上午。或许绿了的叶子也不知道他总是在看些什么,毕竟在上一年他们就已经死去。

“小矮子,你在看什么?”
有着稚嫩声音孩子,语气里有毫不遮掩的高傲。
雷狮双手掐着腰,弯着腰看着靠着数的人。那顶大帽子遮住了他看向卡米尔眼睛的视线。

卡米尔安静了一会,确定这声音是在说自己。习惯性的压下帽沿,继续看着尚未讲完的故事。
“书。”
卡米尔明显对这个称呼很不满意,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回复了雷狮。
手指挑起右侧的书页,好像随着风的翻了页。

“你不觉得无聊吗。”
雷狮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冷淡。于是他的举动在卡米尔眼里就是变本加厉了的。
雷狮直接拿起来了那本书,又把它合上了。谁也不知道刚刚卡米尔看到了哪里,卡米尔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的故事被打断了。
“喂,小矮子这种东西有那么有意思吗?”
看都没有看,雷狮就否定了这本书。

卡米尔抬头看着雷狮得意的嘴脸,明显的,小孩子内心的满足与愉悦全然都写在了脸上。
“请把它还给我。”
卡米尔的态度是少有的强硬,可是他的确不希望自己温和的生活被什么恶意的举动打断。
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人也不行,他有他的原则。

“好——好——”
拉长了尾音的两个字。
雷狮把书放到了卡米尔抬起来的手上,低头看着这个小自己几岁的孩子。
雷狮就不禁感慨,那双眼睛是多么的珍贵了。如此漂亮,眼神里又是坚定的目光。
就像这颗星球外的宇宙,闪烁的星星不停变换,可星辰还是一如既往的那般。

卡米尔接过了书,礼貌性的说了句谢谢。即使是这样,但他确实是不高兴了。小孩子还不太懂的遮掩自己的情绪,尽管他在同龄人里已经算是做的很好的了。
雷狮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看着小孩子鼓着脸继续装得像个大人一样的认真看那本书。
卡米尔平常的确是像个小大人,可是现在孩子赌气一样的小表情可让雷狮也忍不住轻笑了下。

“好啦小矮子,这么生我气吗?”
不懂得吸取教训的雷狮摘下了卡米尔的帽子,揉了揉他那头糟乱的头发。帽子好像并没有让天生倔强的头发弯下腰来。
“喏,算是赔偿。”
像王宫里常来的表演者,他也如同变戏法一样凭空在卡米尔眼前变出了一颗糖。精美的包装在树叶间隙中落下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无疑是对孩子最好的补偿。

“谢谢。”
卡米尔被突然进入视线的手吓了一下,目光又马上被那只手装模作样的动作吸引。他把书合上放在一边,拿起那颗糖果看了看,揣进了衣兜里。
“其实,我……”
卡米尔想了想,终究没能说出来点什么。

雷狮也不追着发问,就又摸了摸卡米尔的头。然后爽快的应了一声叫他回去的佣人。
在卡米尔的眼里,那位皇子从阴影里走到了阳光下,身上昂贵的布料也被照的反光。
他抬起手摸了摸雷狮刚刚揉过的地方,头发还是乱糟糟的翘起着。
————————————————————
国家的生日那天,大家都很兴奋。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着这盛大的夜晚。
那一年卡米尔13。
雷狮躲开了王宫中那些故作姿态的大人们,又躲开了追着自己的几个烦人的弟弟妹妹。
不出他预料的,卡米尔还在那棵树下。夜晚的光线太暗,他当然看不了书了。
但是这不妨碍烟火与庆典的歌声在城镇里散开。
卡米尔就坐在这棵老树下,隔着宫殿的高墙看夜空里露出一点点的烟花。

“怎么,在这儿欣赏很有意思吗?”
雷狮把他从宴会厅里带出来的最后一块蛋糕递给卡米尔,看着对方满意的颜色揉了把他的头。
“快点吃,吃完我带你去看更好的。”

卡米尔觉得,蛋糕上的奶油,虽然是高热量也有些腻人,可是它的甜味还是让人无法割舍。
就像雷狮,即使很张扬也很强大,可他对自己的温柔。
从来没变过。

卡米尔眼中的大海映着无尽的烟花,而他眼中的星辰又含着谁为他写满的,一个宇宙的温柔。
————————————————————
街上游行的人正唱着欢快的歌,孩子们埋着急促的步伐跟在大人身后,手鼓被拍的啪啪作响。
城外的街道远比宴会厅好,虽然没有高级的食品酒水,可那些不入流的小吃在卡米尔眼里,也是种新奇的东西。

“想吃什么?”
雷狮揽着卡米尔的肩膀,接过小贩为了庆典免费提供的苹果汁,给那位可爱小姐一个爽朗的微笑。
他把苹果汁放到左右环顾的卡米尔眼前,又刻意摇晃了几下。塑料杯子远没有玻璃制高脚杯那样好看,可吸管还是依旧随着这举动摇晃着。
“苹果汁?”

卡米尔接过苹果汁,加了冰块的饮料在嘴里散开来,加了水的苹果汁远没有以前喝过的那样浓郁,可清淡的味道更让味蕾享受。
“你不喝?”
他把饮料抬起靠近雷狮的脸,杯子上有了因为手心与饮料的温差而出现的液滴。

雷狮还是一只手搭在卡米尔肩上,就这样低头叼住了吸管。
“比那些家伙做的好……”

“先生,来朵花吧!”
被打断的了,打断雷狮的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穿着漂亮的裙子,上面是简易的绣花。
她正拿着朵漂亮的花给雷狮看。说是漂亮,不过是那宫殿里连装饰草坪都不配的廉价品。
“先生,来朵花吧!”
她身后的小男孩,应该是她的弟弟,拽着姐姐的衣角也说着同样的话。
“给你的弟弟一朵花吧!”
“给你的弟弟一朵花吧!”
他们说着一样的话。

雷狮接下了花,想问孩子们是多少钱。可两个小孩子却手拉着手跑开了。
“那是花店的孩子,在帮父母免费派送花朵。”
身边的路人这么说着。

雷狮把花叼在嘴里,行了个绅士的礼仪。
“可爱的卡米尔,愿意和你帅气的哥哥度过今晚吗?”

卡米尔看着他的动作愣了一下,又忍不住的轻笑了出声。
“大哥,你不适合这种动作。”
趁着雷狮略微弯腰,他敲了一下雷狮的头。

他们回去的时候,宴会已经接近了晚声。篝火与烟花都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人们也都接连回去了。
雷狮把卡米尔送回到他住的那间屋子,也打算离开了。

“大哥。”
卡米尔拽住了雷狮的衣角,像那对姐弟的弟弟一样拽着。
“谢谢。”
他低着头,帽子因为闷热被摘了下来,翘起的头发张扬的就像雷狮一样。

雷狮又是带着,独属于卡米尔的温柔的笑容。
他弯下腰,在卡米尔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
“晚安吻。”
看着对方瞬间红了的脸与不知所措的样子,拍了拍他的头。
“晚安。”
————————————————————
卡米尔15那年,雷狮18。
那年雷狮带着卡米尔离开了禁锢了他们十几年的星球,踏上了星辰大海的征途。
卡米尔还是那么的安静,十五岁的少年远比他的大哥更有大人模样。平日里他只是坐在自己感到舒适的地方看着自己感兴趣的书。
可每当雷狮打完怪给他带回来点甜品时,卡米尔就总是不由自主的露出孩子的神情。

“大哥,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请不要再不加节制的买东西了。”
卡米尔这么说着,却还是心安理得的吃着雷狮给他买的蛋糕。

“积分没了你不是也能找到更快的方法赚。”
雷狮坐在他身边,看着卡米尔沾到嘴角的奶油笑了笑。
卡米尔注意到他的视线,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果然有奶油的气息。
“对我而言你就是导航,能找到最方便的路径。”
他站起来,打算去下一个地方。
“走吧,我需要你。”

“嗯。”

他们将去往下一个战场,而他们,往往都将
战无不胜。
————————————————————
或许于雷狮来讲,卡米尔能导向更宽阔的道路。他能带雷狮走到他自己眼中的星辰大海里。
他能将迷路的人导向最正确的航行。

可对于卡米尔来讲,
雷狮是将他从一切错综复杂的交叉口中导向正确方向的人。
只是因为雷狮需要他。
这令他感到满足与欣喜。

X.感谢能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60)

© 不负骤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