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回忆录【超短篇/接盗八】

【超短篇/当小三爷和瓶子一样长生时的回忆/接盗八】
1.本文是在N年之后的,所以大部分人物都死了。
2.本文为回忆录形式,小三爷为第一人称。
3.看完盗八后觉得是小三爷会继续守门于是就这么写了。
4.我觉得我流欧欧吸

1.吴邪
我叫吴邪,也有人叫我小三爷或天真。现在我正在一张破旧不堪的桌子上写这本笔记。这个位于杭州边缘的二层楼是我现在的住所,只不过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的了。时间太久,房子有点危险,大概四五十年前这房子就被重新盖了一遍,要不真的没法住人了。不要觉得我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最起码我现在的外貌是我三十五岁左右的模样。我记得我是19几年(老人家记性不好)出生的,可现在已经2418年了。大约在我40多岁的时候发现容貌不变了,当所有人(除了闷油瓶)都死了的时候我确定我可能和闷油瓶一样,不过可能没有他的血纯,发现的比较晚(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生的比他晚才发现而已)不过对于克制虫子的威力他要比我大的多,可能是因为时间久,变质了(我只能这么理解)。虽然我一直没死,但说不准哪天我就会突然挂掉。长生是要付出代价的。在这几百年里,我亲眼看着我的亲人,朋友,那些和我有关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直到现在,只有这栋破房子和不知道在何处的闷油瓶(因为他一定还活着)与我作伴。

(接下来大部分时间都已我出来时为基础)
2.闷油瓶
闷油瓶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朋友了,因为只有他还活着。记得2015年,那时我还没发现自己的异样。赴约到长白山接替闷油瓶。我敢打赌谁都不会相信从那扇青铜门里出来的长发拖在地上的人是道上就连九门也要一拜的张起灵(当然已经化为一具白骨的胖子会信,当时只有我们两个去)。叱咤风云的张小哥在青铜门里看到了什么?这是我马上要经历的。在我入门之前,听到他说:十年之后,我来接你。声音很轻,混在长白山的风雪中却也格外清晰。然后,门关上了。青铜门里景色我说不上来,与我们想的差别很大,却又神似。十年之后,门开了。闷油瓶如约来接我。只有他一人。这一次,他过了二十年却没有失忆。后来,他说是在回去后就写了张信,写给失忆的自己。(闷油瓶并非我们想的那样,他也渐渐融入了普通人的生活)我问他,怎么没有别人,这门要谁守?老九门没了,秘密也不用守了。终极,就让他埋藏了吧。这是胖子让我给你的纸条。

3.胖子
接过纸条。果然文字和那人性格一样,乱。信很长(我第一次知道胖子知道这么多字),我综合了一下,大致就是这样:
天真无邪小同志,
祝贺你刑满出狱,胖爷我有事来不了了,所以托张小哥给你带封信。也省的看见你那邋遢样,出来好好收拾收拾,估计十年你也好不到哪儿去。现在道上乱的不得了,你出来后就别再下斗了(感觉我真的在监狱一样),除非有张小哥跟着。就你那点身手,估计一个小时都挺不过去。胖爷我在这儿过得特好,天天抱着云彩(的墓碑),抬头看天上的云彩。所以,胖爷我生活过得比你滋润多了,你就收起你那菩萨心吧。
祝你们活的比我好。
                   铁三角    你胖爷我王胖子
                             2023年   6月17日
看日期,他是想来但因为临时有事来不了的。闷油瓶一直住在古董店,胖子的信是快递来的。我们谁也不知道,那个重情重义却从不正经的王胖子最后发生了什么。再见面时,那具靠在云彩墓碑旁的尸体已无法告诉我们。

4.三叔(为了分清两个三叔,下面用名字替代)
回到古董店后,闷油瓶拿给我一个信封。(现在人怎么都这么爱写信)里面是一封信。是解连环寄给我的,内容如下:
吴邪,大侄子
我听说你去守门了。原本还不是你的。如果我没把这一辈弄乱,没把你牵扯进来,或许吴家能完全洗白。大侄子,我很抱歉。把你牵扯进来。不过,我是真的把你当亲人了。以后自己多保重。
                                      三叔   解连环
                               2017年  3月18日
信很短,一共就几行字。我感觉这两个人好像都在,吴三省不止一次的成为自己和解连环。或许信的落款是指“三叔和解连环”。
对于吴三省,他是我童年时的三叔,我一直都很喜欢他。但是解连环是现在那个在护我的三叔。相比之下,这个三叔更令我感动(但我一直迷茫与两个三叔之间)。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见过任何一个三叔(所有人认为的吴三省已经死了,没见过也很正常)。

5.潘子
看完三叔的信,我又想起来之前的一切。也包括一直在三叔身边的潘子。对于潘子的死,我真的很抱歉。如果不是我,他会活的久一些。他一直跟随的不是吴家小三爷,而是他(也就是我)的三叔——三爷。我觉得潘子是三叔最衷心的伙计,他是个绝对衷心的伙计,也是个决定可靠的伙伴。可这样的一个人,最后就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墓里。过了几天,我去墓园给他弄了个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上面刻的是潘子)然后每年我都回去给他扫墓。放包烟,再放首《红高粱》。一呆就是大半天。

6.王盟
总觉得店里少了什么?我问闷油瓶:王盟呢?闷油瓶说:你长寿,但他是普通人。后来,闷油瓶告诉我。大约五年前,王盟卖掉了一个古董。对于钱没有概念的闷油瓶就把钱都给了王盟。然后,王盟辞职了……
不过这样也好,是该让那小子享享福了。当初给他的工资连我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太苛刻了。

7.老九门【解霍两家】
我问闷油瓶,你之前说,老九门没了?他说在我进门后第四年,解雨臣就死了。据说是下斗,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当然出来的是尸体,不过总比霍老太太好,只有头出来了)。有人说解当家是被机关整死的,也有人说是反水的伙计干的。可我觉得,解雨臣那样身手的人不会在四十岁时就这么死了。或许,是包袱太重,背的太久。厌倦了,想解脱而已。闷油瓶还说,按照解当家的遗嘱,解家财产分给伙计们点,外族亲戚和霍家(估计也是想帮帮忙,霍秀秀一女孩也不容易)。而当时的霍家家主,正是那个曾经鬼灵精怪的霍秀秀。直到现在,霍家依旧存在着。可九门,却不在了。为什么?当时九门就只剩下解霍两家。解家没了,只有霍家,还是九门吗?青铜门,终极,老九门。那老一代的秘密,早就随风飘散了。

8.黑眼镜
我闲来无事,问闷油瓶黑眼镜呢?出来之后也没见过。闷油瓶说,不知道。现在谁也找不到他。闷油瓶说在我进门后,他和黑眼镜见了一回。依靠着自己的手艺,活的倒也潇洒。只是不知哪一天,道上再没有人见过那个一身黑的人。不过看他那样子,还真不是普通人。或许死了,或许在某个地方继续当着那个不正经的黑眼镜。

0.也就只写这些了吧,这本连同那些年的笔记将会被我埋葬,藏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直到我也遗忘。

【ps.所以没搞明白自己写的什么的某人】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