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骤雨

<白七



主APH#火影 #Aotu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
综上产的不是粮只吃

不常写文,因为渣。

感谢去看的人。真的,非常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没有驾驭文字的能力
也不靠感情。

但是依旧希望能让文字有感情。

文字与花[枢轴花大法好]

X.书中主人公费里西*书主人菊
或者是作者费里西*读者菊?
XX.这个梗是之前看到过的……有一种偷梗的感觉?不过其他的都没有,只是用了书中主人公和主人这个设定
XXX.依旧短的要命,这是个段子
XXXX.费里西第一人称
精神污染啊

你好,我叫费里西安诺。是你手中这本书的主人公。
请不要感到奇怪,也请不要合上它。听我把这个故事讲完,好吗?
如您所见,现在这只是一张纸,它将成为故事的第二部,第一部分的故事还在另一本书上。好了,现在,我要开始讲了。

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作者所给我的定义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开朗还有点迷糊的意/大/利人。
为您讲述的是在上一部书中发生的故事。
我的主人中,有一名叫做本田菊日/本/人。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每一次拿起书时,他都会带着淡淡的笑,好像春日的暖阳。这是个很老套的比方,但他的确是如此。
他喜欢坐在窗边看书。他居住的地方不是日/本的传统和屋,更像是一个小别墅。但我不知道这个房间以外的地方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因为他从来没有把书拿出去过。他的窗前是一张桌子,上面是他的书籍与画稿,还有一盆雏菊。有时候他会沏杯茶放在书边。每一次茶香飘来时,我都在想作者什么时候会让我喝上茶,最好是他沏的。那个香味太诱人了。我想窗外的小鸟也是因为这个在叫。
他在翻书之前,会轻轻的抚摸着书皮,我感觉他好像在勾勒我的模样。我能感受他抚摸我时的温柔,就好像在与最亲密的爱人谈话一般。翻开书页之后,阳光从他的窗户进来,悉数的照在了我的身上,仿佛他一样温暖。然后我就好听见他说“今天也是个晴天呢!”
每一次他合上书页时,我都会趁着光全部消失的时候偷偷改编自己的动作看他一眼。然后带着莫名的满足继续做着自己的动作。因为那是做着给我安排的举动,即使他合上了书页我也依旧还是那个姿势。但是我不会感到疲惫,因为作者并没有写到“费里西安诺会在做这个动作是有疲惫的感觉”呀!
等很多天之后,我终于完全看清了他的样子。他有着黑色的短发,打理的很整齐。眼睛或许没有什么光亮,但是十分的深邃。看起来很温柔呢,就像他的声音与动作一样的温柔。
他是个节制的人,每一次都只是看相同的页数,仿佛他从来不关心接下来是什么。我总是期盼着他哪一天多看一点甚至全部看完,这样他就能完完全全的认识我。但是,到后来,我开始害怕了。

在还有四天就会看完的时候,他没有在先抚摸着书皮再打开。这是他第一次直接翻开了书。早就被磨的有些粗糙的书皮仿佛得到了解脱。
倒数第三天时,窗外没有阳光。那是个阴天。虽然之前也有阴天,但只有这个阴天让我感到不安。仿佛之前的阴雨天,他都是像个恋人一样安慰着我,有一阵子我甚至期望的阴雨天。那样我就会听到他说“费里西安诺有害怕吗?”很奇怪吧,他。
他在和书说话。
倒数第二天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害怕的原因。如果看完这个故事,他会不会就再也不翻开了。我将再也感受不到阳光与鸟鸣了。他的茶香也不再是属于我的了。而且我也不会再有机会偷偷看他一眼了。
今天他也泡了茶,可是这是他第一次泡红茶。他的茶还是那么得香,但我更怀念以前的那种。

到了最后一天。我没有看见他。
前一天晚上,我想着,这就是喜欢吧。我打算在最后一天,试着努力去打破作者书写的故事,我好想在最后一页写满我爱你。写满费里西安诺对本田菊的爱。
那天晚上我很激动,我想,或许这样我就可以直视着他了,或许这样,他就不会再也不翻开书了。
都是第二天,从我感受到的太阳升起直到落下,书都没有被翻开。或许是我太期待了,时间才那么快。毕竟书合上了我就看不到时间了。
我等了好久,等到我认为的一个月后,他都没有再翻开。
或许只是一天还没到,或许才两天,他可能是有事情。不可能那么久的。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准时翻开。

一个月后,正好一个月后。就是今天。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还有一点事情,你要接着听一点其他的吗?

后记:
您好,我是这本的作者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每错,就是书中的主角。
现在的书还只是个草稿,不过我想等大家拿到它的时候,一定不就一样了。
如果您因为开头的话去找了这本书的第一部,我现在要说对不起。可能会有点乱,但这就是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那只是书里的一个剧情。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听我讲完了这个漫长而又平淡的故事。
过多的话都已经写入了书中,所以我也不再多说了。
愿每一个你都有个好梦。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看着窗外。桌子上的雏菊旁有个相框。里面的两个人笑的很晴朗,就像现在外面的阳光。
“我叫费里西安诺。”他这么说着。

相框旁有一个拆开了的信封。里面有一封信。
“我有一个恋人,叫本田菊。”他这么说着。

信上只有一句话。
“他死了。”

信上只有一句话:感谢你把我写在你的书里。

他被写在了他生命的书里。

信纸上的日期是一个月前。

p.于是就完事了。
剧情好模糊!
大概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了,然后菊fa死了。费里西是个作者,所以菊fa死前给他的话就是谢谢你把我写到书里。然后费里西为了纪念菊就写了以第一人称的一本书。不过上面的都是草稿。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那么万分感谢!

评论
热度(15)

© 不负骤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