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骤雨

<白七



主APH#火影 #Aotu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
综上产的不是粮只吃

不常写文,因为渣。

感谢去看的人。真的,非常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没有驾驭文字的能力
也不靠感情。

但是依旧希望能让文字有感情。

『仏英』小疯子(-)

X.看题目知设定系列
精神医生仏*精神病人英
XX.顺带一提标题括号里的是负号
这渣东西估计就三篇
我居然还不一次码完……
XXX.如果有人看真是太感谢了

『我第一次遇见那个家伙的时候,我二十一岁,只是个医院的实习医生。』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21岁,亚瑟·柯克兰19岁。

哼着愉快调子的人刚刚结束了一天的乏味工作,正打算回到家为自己做顿不错的晚餐。弗朗西斯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同事正和一个外国人聊天。他们讲的是法语,但听那个人的说话方式,应该是个英/国/人。

英/国/人梳着一头杂乱的短发,虽然杂乱,但却一点也不脏。金色的头发比弗朗西斯的还要亮一点,向上翘起的几根正指着太阳。那家伙的眼睛是绿色的,那么纯粹的颜色,看起来充满了生气,就像儿时在郊外看见的森林一样。永远不知道深处是什么,却又莫名觉得它美丽。在这双少见的眼睛上是一对比较粗的眉毛,不过这可没给弗朗西斯对他的外貌减分,这种特点到显得可爱。

“伯努瓦,你朋友?”弗朗西斯把手搭上这个暴躁同事的肩膀上,跟平常一样的带着笑看着他。他又转过头看了看这个英/国/人,心里说了句果然是个美人。
“朋友?我可不认识他,这是个神经病!”同样身为实习医生的伯努瓦可有着和那些医生一样的暴脾气……啊,精神病医生一样的暴脾气。“这个疯子,要我写个电话号,我已经写了5次了。”暴躁的年轻人把手里的几张纸扔到了地上,推了推弗朗西斯的肩膀,然后就快步离开了让他心乱的这个地方。就像是逃难一样。“来来来,你来和他打交道吧。”

“哈?喂……”

“先生?”英/国/人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示意他转过来看看自己。

“啊?啊……抱歉抱歉,有什么事吗小先生。”弗朗西斯虽然用的是稍微大些的语气,不过他才21岁。他抬头来面对面的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得比自己小点。

“先生……你可以借我支笔吗?”英/国/人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脸上带着点抱歉的笑,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可以,等一下我……”弗朗西斯刚低头,打算从公文包里找找,英/国/人就又说话了。

“还有一张纸,请再借我一张纸。”

弗朗西斯把找出来的记事本和笔递给了英/国/人,他却没有接下来。“先生,能帮我写个电话号吗?”
“好的好的,要写什么?”

“020……”弗朗西斯在纸上写下020,想着问问是哪里的电话。

“7643……”英/国/人低头看着他仔细的写着每一个数字。“你写字真好看。”突然的一句赞美让弗朗西斯稍微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他笑了笑。弗朗西斯抬头看见的英/国/人,正带着孩子一样的神色看着他,眼睛里有点崇拜和喜悦。

“9……不对,你写的不对。”刚刚念出一个数字英/国/人就按住了弗朗西斯的手,不让他再写下去。

“不对?没有吧,我可是按照你说的……”

“可以在背面再写一遍吗?”

“啊?”弗朗西斯不理解英/国/人的意思,他能百分百确定自己是按照他说的写的。英/国/人并没有说出哪里不对,只是要求他在背面重写。虽然奇怪,但他还是拿起笔按照英/国/人说的又写了一遍。

“02076439916……波诺弗瓦先生,你又写错了。”

“啊?”弗朗西斯愣了下,好奇着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这次又错在了哪里。

“这里,我刚刚看到了。”英/国/人指了指他手上记事本。“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顺着英/国/人指的方向,把记事本翻过来,的确写着他的名字。“先生,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出于礼尚往来的心态,亚瑟把自己名字也报上去了。

“波诺弗瓦先生,可以再在新的纸上写一遍吗?”亚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态度又很坚决。看起来有些矛盾。

“当然可以。”弗朗西斯虽然不能理解他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脑中也有许多种猜测。但他可不是脾气不好的人,不会扔下笔骂他一顿之类的。

终于,弗朗西斯也要没有耐心了。
二十二次,每次都是正面写完再写在背面,被撕下来的十一张纸都被亚瑟叠在一起那在手里,十分的整齐。
即使这样,这二十二次也是每次都被亚瑟以“不对”两个字否决了。

“亚瑟?”弗朗西斯试着叫了下对方的名字。作为精神病实习医生的他,现在有些怀疑亚瑟是不是精神病。不过他自己都想否决自己,他的语言,神态,动作都明显是个正常人。

但是这个举动可不一定是属于正常人的。

“嗯?”亚瑟正低头看着手里的一摞纸,听到了声音之后抬起了头,手稍微用力握紧了纸。

弗朗西斯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但是并没觉得什么奇怪。

“我帮你打一下这个电话吧。”弗朗西斯拿出了手机,正按着数字。按键的手和手机被亚瑟突然握住,力气大得不像是这个瘦弱的身体能做到的。

“别……不能用别的手机!”从手上传来的,握住弗朗西斯的那只手在颤抖。

“别的手机?”弗朗西斯拿开亚瑟的手,把手机放回衣兜里。轻轻拍着亚瑟的后背,就像在安慰打雷时时,家里的小宠物一样。这种举动让弗朗西斯更加怀疑亚瑟的精神状况。

“对不起,有点失礼了。”亚瑟低着头,乱糟糟的头发挡住了眼睛。“先生,你能再帮我写一张吗?”看起来就像是忘了刚刚发生过什么,亚瑟又一次说出了这句话。没有回答弗朗西斯重复的问题,也没有保留刚刚慌乱的语气。

弗朗西斯害怕他再像刚刚那样,那个样子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伤害一样。为了平稳他的心情,他又不做声的写了一遍。终于,亚瑟给的结果不一样了。

“对了。”亚瑟拿过去或许是最后一张的这张纸,终于到来的成功让弗朗西斯十分开心。但他的声音丝毫没有变化,好像还是刚刚失败的时候那样。接过纸的年轻人微微点头,向弗朗西斯道谢。转过身刚要走,就被叫住了。

“亚瑟,你今年多大?”

“我?我19。”亚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愣,然后又用那个平淡的声音回答。

“真巧,我21。”

“是啊,先生再见。”亚瑟不理解弗朗西斯的话,就像弗朗西斯也不理解他的做法。

精神病人和普通人,不同的也仅是世界观。但正因如此,他们无法了解对方。

当弗朗西斯确定他的精神状况有问题的时候,他就好奇起了这个年轻人的年龄。

19岁,真是可惜了。

弗朗西斯21岁的时候,遇见了个19岁的精神病人,叫亚瑟·柯克兰。
tbc.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真是万分感谢
本该码两篇肉然后码的这个,虽然故事不成熟但会坚持发完后两章的[不要脸]

p.眉毛的电话号开头0是因为他记得是国内的
听说英/国电话号国外打开头没有0

评论(8)
热度(23)

© 不负骤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