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双龙组』言语

X.初写YYS,OOC慎,文笔渣慎
XX.风神大人的好我能像茨木说酒吞那样说不停
XXX.原设定,少量私设结尾补充。

希望能食用愉快

“风神大人,听说了吗?”
在地上不足半人高的小妖怪抬起头,看着高高的坐在石柱上神明。
“那边村子里啊,有个『神之子』诞生了呀!”
这位神明向来温和,从不发怒,也未曾有过一丝生气的颜色。因此就算是这样无害的弱小妖怪,也敢和他说上几句。
那些小家伙的神情就像是祭拜着这位神明的人类一般虔诚。

“那我是不是也该去给他送上些祝福呢?”
风神还是坐在高大的石柱上,让阳光从树木遮蔽不到的地方穿过照到自己身上。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神庙那么富丽,他却一直坐在这儿的原因了。
“纵使我仅有那一点的威望,但凭这换来的神力倒也足够给他点小小的祝愿。”
风神从石柱上跃下,温和的风载着他,使得土地上的一点灰尘都不曾被扬起。
“你说是吗?”

这年幼的小妖怪,终于看清了风神的面目。那是张,正带着如日光般温和的微笑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美丽脸庞。
『这就是神明啊。』
小妖怪这么想着。
————————————————————
这一方有座风神庙。
『神之子』早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即使他为这个村子带来的神明降临般的喜悦,人们也没有把他高奉为神明。他听着人们向他说着,护着这一方水土的风神大人是何等的美丽与强大。
即使被尊称为『神之子』,他也不过是个孩子。那时他还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以人类之躯便有如此的能力,却还要听人们去赞美一个神明。
但等他在某天亲自去到了在森林中的风神庙时,他才知道那神明的美丽。拥有强大的力量与温和的容颜,那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一切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高贵,令他与世人一样,着了迷。
于是,『神之子』也成为了风神的信徒。
————————————————————
他是在连绵两天的阴雨后,赶着晴天去拜访的风神的。
林间的路铺上的是形状不一的石头,小坑小洼里积攒了不少雨水。『神之子』穿着木履,白色的袜子被沾湿了多少。
等他到达那座神庙时,风神才刚刚坐在高处上。他远远的,仅能望见一个好看的身影,也仅能听见耳边微风的低唱。

“孩子,欢迎你。”
神明开口了。声音被微风传递过来,温柔而清冽的像三月的露水。风神从石柱上跃下,看着到来的孩子。

『他的笑容是多么温和啊。』
孩子这么想着。他本以为被人们高奉的神明定是个高傲、强大而又严肃的家伙。
可他没想到,风神会如此美丽,会如此温柔。
那因为孩童之心而升起的淡淡嫉妒之情,让这开口的一句话灭去了一半。
“你知道我?”

“当然,你出生时我就见过你。”
风神抬起手摸了下孩子的头,『神之子』也没有丝毫的闪躲。
他牵着孩童的手,拉着他到自己的神庙去。神明亲手把贡品放到一边,好让孩子坐下。他自己也坐在了他的身边,又顺手摸了摸孩子翘起的头发。

“因为我是人们供奉为的『神之子』?”
孩子歪着头看着神明,抬起稚嫩的双手抓住了对方正摸着自己头发的手。虽然是做着这样的举动,但神明动作中的温柔让他不让想使对方停止。

“与其说你是『神之子』,到不如说你是『被神明祝福的孩子』。”
风神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好像招来了孩子的反感,就放下了手。
“你的力量来自祝福你的所有神明和天上的星星,可不是我。”
说着这话,他把头看向了另一边。露珠正在树叶上聚集在一起,正摇摇欲坠。
“我只不过是地方的一界小神,仅能护一方土地安全,远比不上祝福你的许多神明那般。”
他抬起手,便有了一阵微风。露珠滴到早被湿润的土地上,留下了丝毫不明显的痕迹。
“不过,我也为你送上了祝福。”

扑面而来的微风带着些许雨水的气息,清爽的气味让人忘了之前连夜的大雨。
“是你让雨停了吗?”
孩子抬起头看着神明那张在阳光下有些模糊的脸。自认为平缓的语气中带着孩童无法掩藏的憧憬。

“我可没那能力,我只不过是能吹走几片云朵而已。”
风神这么说着,又抬起手带起一阵清风。摇曳不止的花朵终于被吹下带来,到了他的手上。
风神就像个孩子一样看着手里的花朵,然后又把转送给了身边的孩子。

“那不就是你做到的。”
孩子接过了微风带来的花,却不知道要把它放在哪里。只能在手心中小心翼翼的护着这脆弱的生命。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可累的不行了。”
风神摆出个无奈的表情,好像在说即使是这力所能及之事以外的事情,他也不得不去做一样。
“我能听见的,仅是风拂过的每一处地方,有着怎样的声音。”

“那不是很厉害。”
小小的孩童将花朵放在腿上,可花却顺着柔顺的布料滑落。

风带着将与泥土亲吻的花朵上升,把它送到了神明的手里。
“不,即使我能听见,我也仅能护住这一方土地。”
他把花朵戴在孩子的发间,而那个看起来高傲的孩子居然一动不动的,生怕掉落了这神明赐予的花朵。

等神明放下了手,孩子就抬起头看着神明大人,却没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疲惫的神色。年幼的孩子曾以为那是神明始终不变的外貌,让他即使疲惫不堪也也不会在容颜上体现出任何。后来他才知道,那只不过是人们的信仰给他带来的能力。
“仅是停止一场雨,我就会感到疲倦了。”
只是这么说说,风神收到的信仰,可远远大于几场暴雨。
这便是这一方土地上,最令人敬仰的神明了。
————————————————————
“『神之子』啊,请为我们祈福吧。”
人们将孩子推上了高台,穿着带有传统而神秘气息的服饰的人们在他身边起舞。
这是人类在讨好上天与神明呀。

被尊称为『神之子』的孩子带着淡淡的微笑,对着走过他面前的人们一一点头。他的一举一动在这个村落里都将被视为最高贵的礼仪。人们歌颂着神明与他们的信仰,将这孩子做为神赐予世间的珍宝。

“愿星星能保佑这一方吧。”
仅仅是这样一句语气平淡的话,却能让人们为之兴奋而感到幸福。

“看看啊,神明的孩子在保佑我们啊!”
“感谢神明,星星将护我们平安!”
人们是如此的说着,嘈杂的声音长久不息。孩子就这样站在高台上,等激动的人们平息下来,然后再次开口。

“愿星星能保佑这一方吧。”
孩子低头看了看高台下的人们,他们的笑容是他此时活着的依据。
“与风神一起,保佑你们。”
『或许那位大人,也将这些笑容当做生命了。』

人们因此笑的更加灿烂,跳的更加欢喜。从『神之子』嘴中吐露出的神明,是他们共同的信仰。能被这两位大人同时保佑,这就是这些家伙最开心的事了。

那之后,春天的花提前开了,夏天的叶提前绿了。
————————————————————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
风神像往常一样坐在神庙上,姗姗来迟的少年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提着糕点走来。
神明身旁的茶杯里,是人们刚刚供奉上的花茶。那些人总是在每个清晨,准时的为他沏上一杯花茶。
“自从你每日都来拜访之后,他们就准备了第二杯。”
这就是弱小的人们,对他们的信仰,最弱小的贴心。

“婆婆让我带着些糕点,稍微等了一会。”
少年坐在神明旁边,放下手中的东西。捧起的杯子中,是新春第一批花朵的花瓣泡出的茶水。

“怎么样,是好茶吧?”
神明打开了布袋,称不上长相精致,却散发着不错味道的糕点被整齐的摆放在上面。
“婆婆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神明拿起一块糕点送入嘴中,他能感受到,这块糕点的主人有着怎样的尊敬与爱。
这份爱与尊敬,即是给予他们的。

『神之子』与村中最为仁慈的老人住在一起。无儿无女的老人从未将他视为神使,只将他当做自己心爱的孩子。
她也从未如别人一般向孩子低头膜拜,这是神明给她的特权。
“是好茶。”
少年敏了一口散着热气的茶水,浓郁而清新的香味也让他沉迷。
“风神,近来要有大雨了。”
少年突然说出让人们害怕的话题,可神明却不紧不慢的哼起了从未听过的歌谣。

“风神,我在向你预言。”
少年放下了茶杯,似乎是对风神这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感到恼火。

“不必担心。”
神明将一只手放在了少年的头上,轻轻揉着柔软的长发。
“你也是我的子民,所以我会保护你的。”
这样温柔的话语,是信仰之人最为信服而安心的话。
“不必担心。”

『神之子』知道,这场雨将会有多大,但他无能为力。
他仅能预言,却没有丝毫的能力。于是他将这一切告知风神,因此人们常常在陷入危险之前就获得安康。
于是人们供奉他们,视他们为一切。
少年不再多言,只是像以前一样,不满的抓住了他的手放了下来。
“你刚刚哼的歌不是这里的。”

“那是风告诉我的歌谣。”

他看见了,风神还是那般温柔的笑。
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风神那般,轻松、温柔、美丽的样子。
————————————————————
“你不是说这雨会停吗!”
因为暴雨失去了丈夫的女人抓着年轻的少年,那满含绝望的语气与手心,传来的力度让他几乎缺氧。人们的爱与供奉换为了失望甚至绝望,这让饱受希望的他几乎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够了,只是还没到时候!”
年老的妇人拉开了女人,抱着一言不发的孩子。近乎喊叫的语调让她疲惫不堪。
“他从来没有错过,你们还不知道吗!”
人们听信了她袒护他的话语,逐渐都顶着风雨回到家去。哭泣与悲哀弥漫在村落,将空气变得令人窒息。

“孩子,告诉我,你隐瞒了什么?”
等人们逐渐散去,老人才敢问出自己的问题。她早就有预感,这是她养大的孩子,即使是神明,也没有她了解他。

“婆婆,这场雨根本不可能停。”
她看见,向来平静的脸上有了两行眼泪。没有抽泣的声音,也没有发红的眼眶,孩子只是像平常一般的说着话,却有了眼泪了而已。
“风神抵挡不住这场雨,他本就不能强让洪水改道。”
他呆呆的一动不动,任着老妇人抱住他,又抬起苍老的手擦干他的眼泪。门外、窗外,洪水还在一旁经过,风雷还在高声呼叫。

“婆婆,我能遇见的未来仅有两种。”

“人们都就此死去,都就此在洪水与暴雨中全部离去。”
这或许不会是未来,神明定不会放任上天这样。

『而另一个,我不想说。』

答应了神明要让人们安心的孩子,做出假的预言,
答应所有人要解决一切的神明,说了假的话。
他欺骗了预言者,他已无力回天。
————————————————————
“风神,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少年顶着狂风又一次到了林中,可眼前的神庙早就破烂不堪。被劈裂的树木压倒了神庙,夏季的绿叶被吹的精光。
神明常常坐着的石柱变得残缺,而神明却一如既往的坐在那上面。尽管还有无尽风雨打在他身上。
“你已经没有能力改变了!”
孩子都会有自己的私心,都会希望自己所爱的留在身边。
他可以劝风神放弃这次抵抗,他可以带着那位老妇人离开村庄。

“孩子,你的预言是什么?”
风雷的声音过于嘈杂,可他的声音却还是依旧清晰。
“不必担心,我的子民。”
雨打在他的身上,即使他全身都被浸湿,即使他的头发凌乱的飘舞,他也依旧那么美丽。

雨停了。
自那以后,风神庙,再无人问津。
————————————————————
死去的人太多了。
纵使雨停了,洪水改了道,人们也止不住哭泣。
人们咒骂着没能保护逝去者的神明,咒骂着未能早些预言的孩子。
可孩子不顾这一切,依旧例行前往那片森林。

萧条、凄凉。
神明自己坐在残破的神庙上,身边没有了贡品和热茶。
他被头发挡住的眼睛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子,只能看见他残破的衣服和身上多出的伤口。
而孩子,还看见了他一如既往温柔的笑。

“真是难看啊,就这样丢掉了一只眼睛。”
孩子说着尖酸的话,可心里却也为这景象感到难受。
“你再无法与风联系了。”

“可我是用听的去感受,我从未用过眼睛。”还是那般温柔的语气,可他再没有从前的精神了。疲惫与难过布满他的话语。
他说着狡辩的话。
“你该回家了。”
『再与自己待在一起,这孩子定会被人所伤。』
神明清楚这些,于是他放弃自己最后的信徒。

『神之子』说,雨从河流的下游而来。
可第二天,下游却晴空万里,而上游却乌云密布。
『神之子』又说,即使最近的大地干旱,也不会有地灾。
可是过了不久,地震就带走了将要收割的庄稼。
于是人们说,放弃他吧,那个没用的孩子。

有人不同意,人们本着感恩与善良。
直到那位养育他的人离去,才没了最后一位为他狡辩的人。

『神之子』又独自去到那已经又变得茂密的森林中去,走到那荒凉的地方。神明一如既往的坐在石柱上,阳光也如以往一样照在他身上。
“风神,明天我就要去平息山川河流了。”
孩子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神明,眼中全是悲哀。为他,为自己。

无人回答他,风神仿佛未听见一般,没有任何的举动。

“风神,我就要离去了。”
孩子又一次张开了嘴,可神明依旧是那样不言不语。
『他曾及其所能去保护这一切,人、妖、花、草……他视万物生灵为守护之物,现在却被他们拼尽全力的逃避。』
孩子这般想,这般为风神感到悲伤。

“风神啊,恨他们吧。”
孩子转身离去,可神明依旧毫无举动。

“恨我吧。”
这是孩子,生前最后一次听见,身为神明的他说话。
庆幸这话没有被淹没在风里。
————————————————————
“神明啊,请收下我们的礼物,为我们换取安康的礼物。”
人们把孩子推进海里,曾被誉为『神之子』的孩子慢慢走进海水中。眼中、脸上,如往常一般没有丝毫色彩。

“我预言。”
孩子转过头,看着满是喜悦的人们,只是露出了满目悲哀。
“神明将惩罚你们。”
这么说着的孩子又转过身,继续向海里走去。阳光照的他温暖,海水又刺的他寒气透骨。当海水浸到他的胸口时,他想要停下了。
水压着胸腔,让他不能呼吸顺畅。他想,自己能不能停下。像个普通孩子一样哭喊着、乞讨着,再让他活下去。
他想自己是不能的。
于是他又继续向前走了。水越来越深,地面越来越向下。他的脖子被水拥抱,他的耳鼻被水填充。然后,他被水淹没了。在水声覆盖一切之前,他听见了人们的欢呼。

孩子向下沉着。
他脑中一片空白,却清楚的将这看做自己的一生。肺叶中积满的腥咸海水让最后的氧气也变为海中的气泡。
他想,自己觉得那神明能做到,于是就说『这场灾难将会平息』。
他想,自己因为说了假话,于是就被剥夺了预言的能力。
他想,他是神明赐予人们的礼物,于是他也成为星星带给他们的灾厄。

他想,我这一生就此结束了。
于是,便沉沉睡去。
————————————————————
仿佛曾几何时那从未失误过得预言般,他再一次预见了灾难。
上天不满他们送走了星星的孩子一般,更为汹涌的洪水到来。可被星星祝福的人已经离去,还有谁会来管这洪水滔天。
人们说着,焦急不安的说着。
不知从那里穿出来了,被人遗弃的神明的名字。

“是啊,风神大人会救我们!”
“风神大人定会保佑我们!”
“我们有救了!”
“快去,快去向风神大人祈祷!”

无人反驳,人人都认同这些话。因为风神一直都是那样的保佑这他们。无一例外。

风神看着跪拜在残缺的石柱前的人们,却依旧是不言不语。
他早已无力御风,也无法抵挡这滔天洪水。

于是神明说,他甘愿堕落为妖。
他甘愿用这神名换一方安定。
他甘愿为他的子民献出一切。

第二天,雨停了。
人们欢呼雀跃,人们欣喜若狂。他们跑到林中,去到那早已不成样的风神庙。
可是那废墟与那残缺的石柱,都毫无踪迹可寻。
人们说,风神离开了。
他们又咒骂着风神不愿保护他们。他们又建了新的神庙,又有了新的信仰。
这一次,风神连同神庙一起不见了。

————————————————————

“看啊,那里的那个妖。”
小妖怪躲得远远的,看着远处靠着那颗老树的妖怪。
“听说,他以前是个神明啊。”
那妖怪长相美丽,声音清冷。常做在那老树下,看着斑驳在地上的阳光。
“听说,那妖怪叫……”
风从林中吹来,吹散他稍长的头帘,露出了一只可悲的眼。
“一目连。”
『听说,这是因为他少了一只眼。』

妖怪们不想去亲近那位强大的妖怪,也不敢去打搅他与微风细语。
“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般惨样。”
这一方最为强大的妖怪走到他身前。

坐在地上的妖怪抬起头看了眼他,随即脸上就摆出了温和的微笑。
那是远远眺望的小妖怪们,不曾想到的温柔模样。那与他的强大相背,又于他的外貌不符。
“你长大了。”
一目连抬起手,想像记忆中一样摸摸他的头。当他发现自己现在坐着已经摸不到他了时,他又放下了手。

“你居然堕落为妖。”
荒站在他面前看着一目连,举高临下的视角让他看到了一个美丽而悲哀的妖怪。
过于妖艳的外貌取代了神明原有的圣洁,可这层面美丽只显得他更为脆弱。
蝴蝶的翅膀,纵使美丽万千,也是一折就会断裂的。
“愚蠢的神明啊,这就是你愚蠢的选择吗。”

“你还是,憎恨他们。”
一目连站了起来,可是少年般的外貌让他发觉,自己已经比记忆中的孩子矮了不少。令人庆幸而又难过的是,他们的外貌都不会再变了。

“我曾是你最忠实的信仰者。”
荒看了一眼躲在远处的小妖怪。被发现的弱小生物不敢定着好奇再继续偷窥下去,瞬间就全部逃窜到了四处。
“直到他们也将我摧毁,你才失去了一切。”
他又转回头,盯着一目连露出的一只眼睛。
“恨他们吧,是人类毁了你我。”
他抬起手,轻轻的撩起对方遮住一只眼睛的头帘。仿佛还能看见干涸的伤口。

“可我与你不同,我在人类的希望与敬仰中诞生。”
他像孩子曾经做过的动作一样,打开了对方的手。
“我所做的,便是我做为神明的职责。”

“可没人说过,你必须因此,就为他们而生。”
荒收回被拒绝了的手放在身侧。发红的白色皮肤显出了对方对他这一举动的不满。
“而我,是在人类之中诞生。”
尽管他们曾给予他敬爱,他也不想再去理会。
“那与希望和祝福不搭配的所有生灵中,诞出了我。”

“可你一直都在祝福。”

『你我都应该恨。』
他在阴影中说,他悲哀着说。
『你我都仍应该爱。』
他捂着伤口说,他温柔的说。

正因为人类有了信仰,才有了他们。
正因为有了他们,才有人有了信仰。

X.虽然说荒是『被星星祝福的孩子』,但是个人认为在神魔的背景下,人们更愿意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归功于神明。
所谓荒的身份设定弄了点私设啊。
『这是我对于自己设定弄错了的狡辩』划
XX.以及关于荒不好好预言『划』这个是私设了,
而且关于连连是在依旧被人们信奉的时候面对狂风『?』,这也是我的私设。
就这样一篇破玩意还敢弄私设空格还那么多。

XXX.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