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最赤』艺术家

X.装作是第一章
XX.初写,欧欧吸预警
XXX.没情怀的百字短打

希望能食用愉快。

“最原同学,你住的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赤松枫坐在有阳光照耀着的台阶上,微风从鸟笼栏杆一样的地方吹过来,意外的没有铁锈的味道。
“是个很美的地方吗?”

最原终一压低了帽沿,让阳光在眼睛下变成了阴影。
“我不记得了。”
“不过,或许是有一条河。”
他左右看了看,想找找有没有那样清澈的蓝色。他可能是失败了,周遭压抑的空气让他看不见任何漂亮的蓝。

“河的两岸有花吗?”
清澈的河流映着摇曳的花,这就是少女们的情怀了吧?

“不,只有夏季的几天才会有花开,而且不是那么美。”
最原终一想了想这栋建筑里有没有那样的花,不过他好像依旧没有在记忆中找到。
“那只是种普通的小花吧?不过花期很短。”

“即使是不美丽的花,也有它绽放的使命。”
赤松枫站了起来,微风不是那么猛烈,也让空气变得不那么燥热。
“这么想想,就觉得那也是很美的花。”
赤松枫或许是个语言的艺术家,她能让一切都充满了意义与生命。
“我呀,一定会去亲眼看看那些花的。”
她摆出了加油的动作,说出的是给自己与他人希望的语言。
“到时候,你可要带我去看呀!”
这发言,就好像她手中已经握住了一切的真相。

最原终一的视线里,仅有那个洋溢着笑容的女孩,和她在阳光的阴影下带来的希望。
『她本身就是证明她存在意义的一切事物』
————————————————————
第一个人死去了。
但这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有的话语都变得生硬而沉闷,所有的人都变得恐惧与不安。
这时候,就是赤松枫的时间了。
即使是在天海兰太郎死去之后,她也能有着看起来毫不勉强的笑容。
她是天生的语言家,能用简单的话语让人人都安心。
于是就没人会想到,她会是剥夺『同伴』性命的那个让人厌恶的人。

当赤松枫三个字出现在屏幕上,黑白熊刺耳的恭喜响在脑中时,最原终一才意识到。
赤松枫的剧情已经结束了。
————————————————————
他们看见,笑的苍白而温暖的少女被放在巨大的钢琴上。此刻的她就是哪位艺术家的手指,敲击着一个个音符。
“最原同学……”
她被绳子勒住了脖子带起。
“河岸……”
地心引力都在与他们相对,将她狠狠的摔在黑白的琴键上。连悦耳的钢琴音都成了悲鸣。
“有花开吗?”

“夏天,那两岸的花开的很美。”
最原终一的声音不大,正好淹没在琴音中,又正好依稀传入赤松枫的耳朵里。
“仅仅是几天的花期,它们却开的格外努力。”
少女又一次被带到空中,大脑的神经好像也被绳子勒紧直至崩断的边缘。
“仅仅是刹那,却比所有的花都要耀眼。”
少女又一次落下,琴声掩盖了她的呜咽。
“等离开了……”
最原终一最后一次伸出去那只手,向仅仅只是出现了几天就温暖了一切的太阳。
“我带你去看。”
钢琴曲演奏完毕了,谱子也被夹在了琴键上。
血液也被溅在了视线里。
————————————————————
河的两岸会开着花,是属于女孩子的浪漫。
就像人死后会变成星星一样。
不太喜欢这些浪漫情怀的侦探,正在无人被照耀的夜空下。
看着在牢笼之外的星星,正亮着。
就如她生命的意义一般美好。

X.脑洞是上英语课老师翻译的『河的两岸开着花吗?』这句话。
XX.不承包精神污染费,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