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七

主APH#火影
另外小英雄#BDS#全职#Aotu不产粮只吃

不常写文,但是写出来的一般常常能让人辣瞎

感谢每一个愿意看一下这些破玩意的人。真的,很感谢。

性格不太好,超级喜欢发牢骚。最近更年期加高中焦虑综合征。


感谢每一个走在我生命中的巨人,正因如此,我也才想尝试去成长。

『露米』假冒星星

什么废话放在前面

X.感谢点文的安琪儿和太太们『深鞠躬』
这篇是之前就有码的了,不过一直模模糊糊
我知道这样很无耻,
但这篇能对上三位的『个人认为
一次艾特三位可真是不好啊,抱歉抱歉。
@长久  @暖阳。  @兔子『假装艾特上了这个我真的艾特不上了』
XX.OOC慎,精神污染,没情怀没文采没剧情
XXX.非国设/学院设,大致露米

希望能食用愉快。


『琼斯先生是学生会长的表弟,于是他就理所当然的靠实力当上了天文部的部长。』

这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今天第四次跟别人这么说。
“托里斯,你知道吗,他可是个满脑子地心说的白痴。”
俄罗斯人毫不在意的指着前一排的阿尔弗雷德,声音也没有刻意的压低。这句话该怎样在他面前说出,他完全不会去理会。

“嘿伊万,我可听到了。”
阿尔弗雷德转过上身,手里拿着的笔被他径直飞了过来。在托里斯一个理所当然的躲闪下到达了伊万头上。
真该庆幸他把笔帽盖上了。
“你不觉得与托勒密相比,欧多克斯更是个英雄吗。”
阿尔弗雷德总是看起来很佩服欧多克斯,他说这是因为,他是提出地心说的人。
尽管他是佩服着所有他自认为是英雄的人。

“我只觉得这无关紧要,他们都落伍了,老琼斯。”
伊万把头顶的笔拿下来,鬼知道为什么它恰好的挂在了头发上,那样子跟个停在半空中的表演走钢丝的演员一样滑稽。

“我比你年轻,布拉金斯基先生。”
阿尔弗雷德走到伊万前面,把他刚刚摘下来的笔拿走然后回到了他的座位上。当他把笔帽反着扣在笔尾上时,阿尔弗雷德又转过来了头。
“而且你要尊重些,我的——副部长大人。”
托里斯认为,那个副字说的真是太重了。

“托里斯,我是不是还没有说过呢……美国人一字一顿的说话,那样子最烦人了。”

温柔的立陶宛孩子只是趴在桌子上看着这每日都照常的对话而已。
『或许今天会变得要更激烈些也说不定』
————————————————————
高中部二年级的琼斯同学和伊万同学是出了名的不合。
从初中一直保持到这种状态直到升入隔壁的高中部。
他们之间因为互殴而出现的各种大事情都被冠以“校内最大事件”的名誉。
当然,这或许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是人尽皆知的,喜欢每夜头顶星空的人。可以说,他是喜欢的张扬。
他总是一个人或者拉着哪个同学,带上他假期挣钱买的望远镜爬上夜晚学校的天台。啊,那价值不菲的天文望远镜的费用还有一部分来自柯克兰会长的资助。

伊万喜欢也喜欢星空,这是只有一部分人知道的。
你虽不能看见伊万大张旗鼓的邀请谁是否要一起去天台,但每个在夜晚看向天台的人都有可能看见。在阿尔弗雷德所在的楼顶对面,那个宿舍楼上也站着一个正摆弄天文望远镜的人。

他们因为喜爱才都进了天文部,前部长可因此没少头疼。要知道,他们的关系可不比草原上争夺领地的狮子要好到哪去。
“可我不是狮子饲养员,就连生物部的人也不会去养两只狮子。”
这是天文部前部长在一年前对亚瑟说的话。现在他已经退部了。
那个中国人总是能处理好他们入社后的一切人际关系。
“这便是即使他以职权分得一部分部费私用也不会被人厌烦的原因。”
人们总是这么说他。
————————————————————
“如果你看见他们两个在投票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亚瑟·柯克兰正在和前不久休学的王耀讲述学生会内投天文部部长时的精彩片段。
“你知道吗,阿尔弗雷德居然闯了进来拿走了我和本田的票直接投进了他的箱子。”
亚瑟一想起自己的弟弟昨天都干了什么,就会莫名的头疼起来。
“而且你绝对猜不到布拉金斯基做了什么……”

“我想他应该也是进来了,然后直接拿走了琼斯的投票箱。”
因为家事休学的中国人在校内总有着不错的名声,他善于打点好人情世故。或许说这样,那可怜的社团才没有在那两个家伙加入时就被废了部。

“对……你说对了……现在那个箱子还在学生会的办公室了……弗朗一会要把它扔了。”
亚瑟把自己装着红茶的罐子拿起来,精致的金属盒子里昨天之前还装着英格兰土地孕育的植物。
是的,昨天之前。
谁也不知道到底事谁在混乱中打翻了会长大人钟爱的红茶。

“我想最后你还是把职位给了阿尔弗,但如果你这么做了,连我都会觉得你有私心。”
王耀正收拾着自己放照片的盒子。
照片上的他和亚瑟还都是中学时期的年轻样子。
『那段时光可真好』

“你说的对……我是这么干了。”
亚瑟扶着自己的额头,将头支在办公桌上。他现在头疼的要死,天知道他们还会弄出什么事。
“我太喜欢他了,而且他有这个能力。”
柯克兰会长难得的动用了私权,仅是为他几乎溺爱的大男孩。

“我想想,肯定不是你提出来的,这样太明显了。”
王耀把手机开到免提,他正忙着收拾好屋子,这间房子可要租出去了。
“弗朗是不是晚上有约会?”
学生会唯一能批准请假的仅有亚瑟一人。那家伙尝尝为了约会而不择手段的请求亚瑟给他批准。
要知道,王耀当年的部长,也是亚瑟以这为由让副会长大人提出的。
“与你有关的人……与你有关还要争取天文部部长的人,总是让弗朗西斯做了这个顺水人情,时间久了总会有人觉得他暗恋你的。”
王耀看中天文部部长的原因仅仅是他的老伙计能给他在部费上多批点,以那些价格不菲的天文器材为借口,他总能多捞到点一周的餐费。

『这富有的资本主义国家。』
————————————————————
天文部的对话可没学生会办公室里的那样子轻松。
『糟糕透了,这愚蠢的美/国/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发誓,自己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讨厌阿尔弗雷德。
“你不该这么张扬,琼斯你看起来就像个白痴一样。”
伊万把自己放在活动室里的那架价格不菲的望远镜搬起来,放在了远离阿尔弗雷德的地方。
“你让那些快餐的臭味污染了每一个与夜空相接的仪器。”

就在刚刚,琼斯部长就宣布了可以在天文部吃快餐的决定。并且叫费里西安诺去给他买个加大的汉堡。
“伊万,你永远都不会理解快餐的好处,就像你永远都不知道琼斯部长有多么的好。”
阿尔弗雷德坐在昂贵的座椅上,像个领导者一样在那儿发言。

『如果能忽略掉他的愚蠢,那他也许是个不错的领导者』
布拉金斯基总想这么说。
但他没有那么说过,而且依旧在搬动着那些仪器,想让它们离愚蠢的美利坚人和他的发言远点。

默默搬动着其他仪器的马修已经要听不下去这些发言了。他原本只是为了天文部成立而被拉进来的。可直到他升上了三年级,这个部社依旧还是可怜的五个人。就是那种处于废部边缘的。
对于他们的争端,看不下去的威廉姆斯都要打算退出天文部了。

“嘿,马蒂,晚上要不要去看看——”
阿尔弗雷德挥着双手看着马修,按俄罗斯的话来讲就是那种傻瓜式的挥手。

“不……我还得完成其他的作业。”
马修摆出个温和而为难的笑脸,这就是加拿大人的温柔与浪漫——即使他们拒绝了你,你也丝毫感受不到任何不满的情绪。

“毕竟马蒂是个好学生嘛!”
阿尔弗雷德摊开手怂了两下肩。脸上那表情好像在为威廉姆斯感到遗憾。
为他错过了这个或许将惊动世界的大事情而感到遗憾。

“是啊,威廉姆斯可不像部长大人那样只精通一门学科啊。”
伊万放下了自己的望远镜,双手叉着腰站在那价格不菲的仪器前。满意的对这个新位置点了点头。

“那只能说明只有政治老师才有眼光,而且我的英语也……”

“琼斯,我们学的是英式英语,把你的美式发音收起来。”
伊万打断了他的话,用亚瑟常对阿尔弗雷德说的话。或许能明显的听出来,他说的没有亚瑟说出的那般缓和。
伊万不觉得自己要有对他充满宠爱的必要。
“而且,你的政治见解可没有一丝的价值。”
伊万转过来看着坐在皮质座椅上的阿尔弗雷德。那表情里全是让人发寒的笑容。

“那只不过是你的英雄主义而已。”
伊万曾不止一次想对政治课上的他这么说了——哦,这该死的英雄主义与自我主义。
————————————————————
如人们所见,他们每日都是这般针锋相对的模式。
于是就没人想过,没人想过他们会在一起。

“我是说,伴侣的那种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坐在学生会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着屋里另一个人惊讶的表情发笑。
“弗朗,你这个表情要是让亚蒂看到了,他能笑一年。”
阿尔弗雷德把手边的软抱枕扔到对面的人脸上,布料与皮肤接触后发出了一声闷响就掉到了地上。

“对,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也能看他的表情笑上一年。”
弗朗西斯捡起来落在地上的抱枕又扔了回去,意料之中的被美国人单手拦下。
“你居然在和布拉金斯基交往。”
他露出来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比哥哥不受欢迎了更让人难以置信。”

“别,别这么说。”
阿尔弗雷德随手拿起来茶桌上的纸杯,咬着吸管喝了一口,又马上把它放下了。
“hero要更正,你完全不受人欢迎,而且我们是昨天晚上起才开始交往的。”
他把纸杯推远了点,吐着舌头四处张望。
“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是咖啡而不是可乐?”

“别在意那个了,你们是不是一夜情?”
看,看吧。弗朗西斯总会随意的说出那些古板的人说不出来的词语。
这就叫做,法国人的浪漫。

“差不多。”
阿尔弗雷德站起来,打算去一楼门口的自动贩卖机那儿买瓶可乐。
“我们算是在夜里,一见钟情了。”
可没人相信他们能是一见钟情。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算是彼此的假想敌了。这算是,从相似灵魂上出现的排斥吧。
————————————————————
上一个夜晚,他们难得的选择了同一栋宿舍楼的楼顶。
“琼斯,你为什么在这面,这儿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伊万摆弄着自己的望远镜,没有转身看到身后的美国人。但是浓郁的快餐气味已经足够成为推断来人的依据。
更何况,没人像他们一样喜欢在夜里上天台吹风。

“不知道,那栋楼今天锁上了。”
阿尔弗雷德把手里的包装袋放到自己的包里,拿出来湿纸巾擦了擦手。
这是美国人不常有的细心,仅在他认真时才有的。

“那么你就该回你的寝室抱着洋娃娃睡觉去。”
伊万架好了望远镜,退后两步看了看自己选择的位置。
『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因为美国人就做错了什么』

“抱着什么?长得像布拉金斯基的洋娃娃吗?”
阿尔弗雷德捏着伊万的脸,斯拉夫人高大的身材在他面前也没有多让人费力。
“你看看,你看看,这多像个洋娃娃。”
阿尔弗雷德才不会理会,他已经把对方的脸掐到微微发红了。
『就好像是俄罗斯冰冷的冬天一样』
夜晚吹的他的手冰凉,也把他摸到的脸颊吹的冰凉。

“琼斯,你手上的油腻味太难闻了。”
伊万很想打开他的手然后擦擦自己的脸。不过很可惜,他没有带纸巾。

接下来,阿尔弗雷德没有回话。于是他们就各做各的,站在相距不远的地方,用各自的视角与眼睛仰望同一片星空。

他指的是头顶的满天星空。
“嘿,老家伙,看看吧!看看吧!”
阿尔弗雷德正弯着腰,看着今晚没有云彩的夜空。
每一颗常在夜晚出现的星星都盛装出席,就好像舞会上装扮华美的贵族妇人们一样。
“我们的,那些愚蠢的话”
他挺直了身体,抬起只手胡乱理了下被夜风吹乱的头发。
“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

“部长大人有什么新的政治见解吗?”
伊万的语气里远没有他以为已经表达出了的恭敬,他的动作也没有丝毫配得上礼貌的改变。
他没有抬起头看着对方,依旧还在欣赏那寂静而孤独的星空。

“按法国人的话说,我们活在这浩瀚的星空下。”
阿尔弗雷德张开了双臂,风把他衬衣的衣摆吹的摇动,隐约露出了一小块皮肤。
“浪漫而又自由的。”

孤独的人们相互依偎,直到夜空中出现同样依偎着的星星。
黑色的夜里,这才有了零落的光亮。
————————————————————
“听说了吗,琼斯和布拉金斯基出柜了。”
基尔伯特拉着要去社团的罗维诺,聊着最新的大新闻。
“要是那个混蛋会长听到他心爱的弟弟干了这种事,那表情会让我笑死的。”

“对,对……瓦尔加斯,我想你会笑死的。”
站在他们身后的是,柯克兰会长。
接下来基尔伯特和罗维诺被滥用私权的会长罚去打扫那个图书馆了。

“这可不是你的做事方式,你居然就这么看着布拉金斯基和阿尔弗在窗户底下聊天。”
弗朗西斯拿着相机站在窗户前,拍下了几张属于楼下那对新恋人的时光。
“我真好奇他们亲吻时的样子。”

校园禁止恋爱,他们可不会蠢到在长椅上公然亲吻。
但是连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伊万·布拉金斯基都恋爱了,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
亲吻。
小鬼们都没有尝试过,他们好像更愿意把这份没有那么和善的爱情经营的更为干净些。

毕竟,他们都钟爱星星。
简单而美丽,这份感情也应该如此。

伊万·布拉金斯基把最后一个口香糖放进嘴里,把反着光的糖纸给了旁边的人。预料之中的看着他接过糖纸之后的失落。
“阿尔弗,你这种没有任何好兴趣的人为什么会对星星有莫名的执着?”
阿尔弗雷德还以为那是他的小男友给他的口香糖。

“我初中的时候,还不认识北斗七星和北极星这些著名的星星。”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着白色的云后面的蓝色,好像这样也能看见夜晚一样。

“那你可真是蠢爆了。”

“在三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找到了那些星星。”
微风把云慢慢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向了远方。
“好像那天是我记忆中,这个城市的天,最清澈的一个夜晚。”
记忆把特殊的日子装点的美丽,让特殊的夜晚没有多余的云彩与阴霾。

当人第一次找到哪颗仰慕已久的星星时,他就会再去找第二次,第三次
他会爱上寻找这颗星星的过程,就像是上了瘾。

“后来,我就像上了瘾似得,每夜都去找那几颗星星。”
他看着伊万,玻璃后面的眼睛好像映着刚刚的天空般清澈。
“后来,我就更加贪心,贪婪的想要知道所有星星的名字。”
他停了一会,眼睛里又成了伊万眼中紫色的无法描述的美丽。
“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是颗美丽的星星』
『光芒亮到能遮掩其他的星星』
『就明亮到想让人遮掩住』

“阿尔弗,我可不是你的收集品。”
他给了大男孩一个没有看起来那么重的敲击,正好落在了头上。

爱情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平等的。
即使是被假冒了星星的人,他与他的爱情也是平等的。
平等,但不平淡。
不像爱情,但十分美丽。

-END

X.说实在的,码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成了有的没的都往上写的了
XX.
『如果他们不是敌人,那他们可能会是很好的恋人。』
讲真我这么认为。
没有人比假想敌还了解你。
而被了解的人喜欢,才是最幸福的啊。
XXX.无论如何这篇都是失败了
但是感谢能看到这的人『真诚的』

评论(7)

热度(45)